天海需清偿莫德斯特青训欠费否则遭追罚 或用中超分红给付

尊龙Z6来就送38

319130753.jpg

     津天海俱乐部在内部会议期间向其一线球队通报了有关“万通赞助天海俱乐部”的进展情况。据了解,国际足联在此之前已致函天海俱乐部,要求他们尽快向其原外援莫德斯特曾经效力的法国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俱乐部支付青训补偿金额,否则将招来进一步追罚。《中国足协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第16条有关“财务标准”的内容中明确严要求,申请准入的俱乐部必须给付球员合同中涉及的逾期款项。这意味着,无论天海与万通之间的合作籍以何种方式,俱乐部欲参加新赛季中超都必须清偿此笔欠费。

    莫德斯特
 
    按照相关报道的说法,中国足协在天海俱乐部17日会议后,向天津市足协询问有关莫德斯特转会引发的青训赔偿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俱乐部在此前向天海俱乐部讨要莫德斯特转会涉及的青训赔偿费用未果后,已向国际足联提请仲裁。国际足联在调查并核实后,裁定天海俱乐部须按规定给付这笔费用。不过深谙国际足联处理纠纷规则与程序的一位专业人士18日向北京青年报解释称,在莫德斯特转会纠纷及其引发的其他纠纷问题方面,责任主体是天海俱乐部,而不是中国足协。国际足联按惯例,在作出仲裁结果后,会发送给俱乐部,并会抄送给相关会员协会。中国足协既然受理了天海俱乐部准入资格申请问题,那么就有必要对相关问题进行详实的了解。
 
    相关报道显示,莫德斯特曾于2001年至2003年在弗雷瑞斯俱乐部效力过。国际足联的规则显示,球员青训补偿费用占据其每一笔转会费的5%。莫德斯特当年转会原天津权健俱乐部的身价为2900万欧元,那么其涉及的青训补偿费约为145万欧元,这笔费用将由他12岁至23岁期间所效力的各俱乐部按比例分取。在这段时间里,莫德斯特先后在弗雷瑞斯效力过2年,在法国尼斯俱乐部效力过7年、法国波尔多俱乐部效力3年。2009年弗雷瑞斯与邻居圣拉斐尔俱乐部合并,新俱乐部名变更为“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按分配比例,该俱乐部应获得莫德斯特转会青训赔偿金额的20%,也就是约为29万欧元。此外申请类似仲裁还涉及手续费用,于是国际足联要求天海俱乐部给付的金额实际约为3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200万元。
 
    国际足联给天海俱乐部的致函中明确要求,后者必须在收到邮件后6日内给付上述费用。有报道称,如天海仍逾期给付,那么除了俱乐部外,中国足协也面临连带追罚。不过还有一点需要指出,那就是,如果天海仍不能按期支付欠费,那么中国足协亦可以按规定追加对其的处罚,这对于天海俱乐部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莫德斯特早已回归科隆
 
    事实上,天海俱乐部欠付给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俱乐部这笔费用相对而言是“小数目”。据了解,国际足联去年就曾对涉及莫德斯特与天海俱乐部之间的一系列纠纷作出裁决。只不过在俱乐部托管,饱受动荡期间,相关费用的清偿一直未能落实。按照规则估算,天海俱乐部欠付给尼斯俱乐部的莫德斯特青训赔偿费用约为101.5万欧元。这样算来,天海欠付两家俱乐部的总额为13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000万元。这一笔巨款如何给付,实际也给天海及万通制造了难题。
 
    就在天海俱乐部曝出“准入危机”后,外界对中国足协迟迟对此事作决断发出各类声音,其中不乏质疑之声。不过据了解,中国足协对天海问题始终抱以“审慎”的态度。4月1日,中国足协曾在香河就天海问题举行了一次问询会。当时有消息称,协会相关职能部门连同包括俱乐部、法务、审计、财务及新闻媒体的代表就天海能否落实股权转让事宜投票表决。不过这一说法并不准确。由于在此问题上,天海俱乐部按规定须首先向地方会员协会也就是天津市足协提交资料,待到后者初审通过后,方能进入中国足协审核程序。但事实在于,直到4月1日开会,天海俱乐部与万通都没有向天津市足协提交严格意义的“股权转让协议”,亦没有提供相关的俱乐部工商部门注册变更证明材料,所谓转让审核,实际无从谈起。
 
    那么既然“转让”暂时无门,天海俱乐部仍可以借赞助之力解燃眉之急,从而满足俱乐部准入规定有关财务标准的要求。中国足协时至今日仍未对天海问题作出决断,也恰恰是要核准天海俱乐部能否最终满足“准入之需”,于是不难理解他们将电话拨给天津市足协的用意。换句话说,中国足协主观上并不像外界传闻那样希望天海出局。
 
    在财务方面出现巨大危机的背景下,天海俱乐部能否给付上述费用的确令人生疑。不过,既然万通同意赞助天海,天海俱乐部的“求生”欲望亦很强烈,那么逻辑上他们会竭尽所能。说到资金问题,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那就是4月9日中超公司股东会议上通报了2019赛季中超各俱乐部参赛费(暨外界俗称的分红)余额分发的进展情况。在上赛季先行给付总额的半数左右之后,中超公司受部分赞助商款项尚未到位影响,同意本次会后先行给各俱乐部发放平均额度约为1500万元的“分红”。天海俱乐部虽然深处于各类危机及纠纷之中,但中超公司并没有理由克扣正常的参赛费用,因此这笔约1500万元的费用不出意外,应该会打入到天海俱乐部账户内,只不过由于费用发放需要经过严格的程序,能否在国际足联约定的期限内到账尚不得而知。
 
    截止到本周末,中国足协仍在等待天海俱乐部的信息。那么既然中国足协并没有给天海“设卡”,后者能否获得准入资格,还需要自身切实解决好各类遗留问题,尤其是国际纠纷问题。《中国足协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第16条写道:“申请准入的俱乐部必须证明,在对现任和前任员工(包括适用《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和转会规程》的所有职业球员、总经理、财务主管、安保官、新闻官队医、理疗师、职业队的主教练、职业队的助理教练、青少年发展计划主管和青少年队教练)的合同方面,不存在准入申请者赛季前一年8月31日前对员工和税务机关应付的逾期款项。”
 
    上赛季,同样保守经济危机困扰的中甲上海申鑫俱乐部之所以能苦苦支撑到赛季结束,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中国足协、上海市足协的各类支持,包括“借款”支持。对于这类问题,无论地方足协还是中国足协早已苦不堪言,这也正是他们在天海问题上严格把关的核心原因所在。